巴彦淖尔文联网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文艺协会 基层文联 文联报刊 作品展示 名家风范 河套文化 通知公告  
 
  大漠深处有灵犀  
发布日期:2011-06-20  
 

●周正祥


  吾国泱泱,文武之邦,五千年遗风浩荡。
  自商周以来,从秦皇汉武,至诸朝历代,国中皆有玩石赏石之雅士。古人云,“君子比德如玉”、“君子如玉高洁,玉如君子正直”。玉者,何也?答曰,凡世间美石者,谓之玉也。可见,赏玉也好,玩石也好,藏石也罢,内里玄机定格在“雅趣”二字上。
  “奇石是无言的诗,奇石是立体的画,奇石是凝固的音乐。”。圈内有好石者某公云:“山无石不峻,庙无石不静,水无石不清,园无石不幽,室无石不雅,玩石者健,藏石者富,赏石者与龟神同寿”。此番教化,实乃金玉良言,可谓字字玑珠也。
  戈壁奇石,质地古朴,粗犷豪放,全部出自大漠戈壁,尤其具有质、纹、色、形、神、韵等诸多审美特质。戈壁石上的点、线、面、体的天然组合,色泽鲜艳,质地润泽,起伏跌宕,变幻莫测,形态诡异。无论是沙漠漆、戈壁石、玛瑙石,还是象形石、画面石、文字石、景观石,都以其直观、具象的质地美、造形美、意境美,吸引人们的眼球,刺激人们的视觉器官,令人目不暇接、心旷神怡、赏心悦目、魂牵梦萦。


  赏石文化,实乃人类精神生活之大系。
《皇帝内经》上说:“精神内守,病妄来?”古代中医养生,就特别注重“调形先调神,养身先养心”的延年益寿法。
  很久以来,人类的赏石活动功在养心,并基本蕴含情感和形象两个不可或缺的审美要素。藏者把玩之际,也一定会融入其个体特有的思想意识和道德情怀,这便是人与石、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在审美情趣上的和谐交融与碰撞。
  或许,赏心悦目是藏石、赏石、玩石者最原始的心理动机。然而,说到底,赏石艺术,其实就是发现的艺术。陶冶情操,不过是在赏石过程中,人的思想的一次次沉积浸润和顿悟的过程而已,修身养性才是其真正最终抵达的彼岸。藏家所谈的修身养性,应该就是其肉身的修炼和道德情操的提炼和升华。
  赏石、玩石可以让人更多的接触地气,感知和贴近自然,增进人与自然的沟通和谐,保持生命的本能和原生态势,不断强身健心,自然应对婆娑世界的无常变幻。
  赏石文化,当属志趣高雅的精神苦旅。何谓苦旅也?窃以为,赏石文化是与赏石相关的哲学、科学、道德、理念、信仰、文学、艺术等,一切经过赏石实践而获得的物质与精神上的抚慰和谐与平衡。寻常藏家所涉猎的“石论、石析、石市、石趣、石艺”等皆属赏石文化之范畴。
  此外,赏石的寻觅发现开采、赏石的收藏与保护、赏石的流通等等,也都是赏石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


  德国古典哲学家黑格尔说,“艺术美是由心灵产生的再生的美”。艺术即创造,艺术即发现,艺术总是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人们从视觉的色彩、线条、纹理、质感认识和感知世界,人们通过作用于听觉的音阶、音色、调性、调式等,构建有关这个世界的最直观、最有效、最鲜活的印象,形成不同的艺术风格和不同的表现形式。
  艺术世界的美感缘何而来? 假如没有千变万化的大千世界,假如没有风光旖旎的河流山川,假如没有异彩纷呈的戈壁奇石,假如没有深秋时节悦耳动听的大地飞鸿,就没有具备美学属性的物质载体。如此不堪的情形之下,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宇宙万物还有什么生机?
  自古以来,赏石玩石者,虽然没有固定的格式,却有不同的品味;虽然没有约定俗成的定律,却有不同的格调与派系。赏石玩石,一定要玩得淡定,一定要玩得从容,一定要玩得惬意。当然,也更要玩得高雅洒脱和有志趣。
  诚然,藏家的至高境界,应该是一种入定的禅悟。即所谓,“我看即我有,我想即我福”。藏者之大德,不在于拥有具象的多寡,更不在于物质的攫取和占有。此番玩石藏石箴言,颇具某种禅意,实为藏家持心之道、护身宝典与大法。


  就藏家而言,石小乾坤大。
  藏家玩石,并不仅仅只在手中把玩。小石头与大石头各有千秋,同样都可以玩出真性情、大境界。譬如,米芾拜石,玩的就是摆在庭院里的一块偌石的太湖石;而苏东坡的爱石却是二百九十八枚“大者兼寸,小者为枣、粟、菱、茨”的粒粒精品。
  大文学家林语堂先生说:“石是伟大的、坚定的,暗示一种永久性。它们是幽静的,不能移动的,如英雄一般具有不屈不挠的精神。”
  清乾隆帝也是位爱石如痴的帝王,他对奇石亦情有独钟。国中名山大川、皇家园林,由其题名、题诗的园林奇石,不胜枚举。譬如,在其著名的诗作中有“奇石尽含千古秀,好花长占四时春”的佳句,即席抒发了其君临天下、寄情山水、内在极是清幽的帝王气象。
  时下,圈内为何有如此之众的藏家玩家,对于戈壁奇石如此趋之若鹜呢?我以为,这当然离不开石之万古不灭的高贵品格——
  石之至纯至真,石虽木钝,千年万载不言不语,却能明察秋毫,参透佛理;石之不枯不荣,实乃世间真的勇士,亘古不衰不腐的常青树;石之不媚不俗,石之高古内敛,从来不会攀龙附凤、趋炎附势……
  也许,正是基于石之固有的秉赋与特质,才会有米芾拜石、东坡供石等传世佳话,人世间才会有如此之多的“石痴”、“石迷”、“石仙”、“石圣”,也才会有以上此番喋喋不休的“石言”、“石语”或“痴人”“妄语”。


  大漠有神灵,塞上多戈壁石“聚宝盆”。
  据考,《山海经》、《淮南子?天女训》等典籍载,上古时,曾呈“天崩地裂”之异象。即史书所云“天倾西北,地陷东南”。于是,天降大任于女娲其人。
  从此,也便有了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的不老传说。现如今,塞上民间盛传,远古时女娲补天处,其实就在现如今享有大漠“聚宝盆”之美誉的“玛瑙湖”一隅。

 
 
 
版权所有: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联系电话:0478-8655786 Email:bynrswl@126.com 地址:巴彦淖尔市临河区西区写字楼7楼
技术支持:巴彦淖尔市政府网络信息管理中心 联系电话:0478-8655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