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彦淖尔文联网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文艺协会 基层文联 文联报刊 作品展示 名家风范 河套文化 通知公告  
 
  郭增源散文《重阳又饮菊花酒》  
发布日期:2012-11-14  
 

  重阳节这天上午,我正和几位农村老人聊天,谈论开天辟地第一次领取养老金的感受,衣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接起一听,对方只是“嘿嘿”地笑。心想定是熟人,让他笑个够吧,守着聚堆逗乐的老叔老婶老哥老嫂老姐姐们,守着这个尝过人生百味的人群,任其挥发来自电话那头的莫名笑声。见我久不搭话,对方才急着问:“老郭,你咋没问我是谁呀?”

  “你笑吧,笑够了自报家门吧。”

  “还记得去年九月九谁摘了你的十八朵菊花吗?”

  “哎呀……记得!记得!是你这个老小子!我都听不出来你的声音了。说吧,又有什么新花样。”

  “今天是重阳节,好日子呀!想你了,咱们聚一下,赏光吗?”

  “好啊,我让老伴儿点火炒菜,摆上上等的好酒等着你。你可快来呀!”

  “不不!你要看重咱们的交情就放下那摊书本子,出来透透气。乡镇东街,我女儿开的那个小饭馆,档次不高,但饭菜地道。我等着你,不见不散。”我连个行或不行都没来得及说,那边的电话就挂了。这小子风风火火一辈子,就这德性。你就得随着他。

  他叫刘灿,是我初中的同学。属于文革动乱耽搁了的一代。回乡后先当民办教师,干了几年嫌待遇太低辞了,错过了国家几年后给予的转正机会;又做买卖,主打贩卖枸杞,兼营农副产品,因为性情豁达,缺少狡诈,心浮气躁,算计失策搞得几起几落,最后赔了个底朝天,落下一屁股债后无奈歇业。他的老伴儿,那个漂亮精致玲珑剔透的小女人,因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五十多岁就得病撒手人寰,丢下这小子一条落魄光棍飘摇人间。这小子干什么事都没长性,本来很好的事,他一上手就泡汤。为此,我曾调侃过他:我说你这人不敬畏中国文化,名字里一个很响亮的灿烂,你丢一半用一半,用刘灿耍酷,闹得一辈子做事没有圆满结果。他说那不顶了,身份证上早已框死了,你想改派出所也不答应。看来这辈子灿烂不成了。玩笑归玩笑,这小子性格豁达。豁达自有豁达的好处,刘灿的人生拒绝黑暗,抛却叹息。他安葬了老伴儿后,擦干浑浊的老泪,化悲痛为力量,带领儿女在土地上苦干了几年,终于还清债务艰难脱贫,并风风光光娶了一房儿媳,聘出一个闺女。临到花甲之年,也算得了个人生圆满。

  刘灿呀刘灿!他可越来越有情调,越活越追求生活质量了,连九九重阳都这么在意。

  我辞别了那群谈笑风生沐浴在国家温暖中的老人,欣然去赴老友的约会。电动车穿越落满金黄树叶的村路。雁阵抛下北方的人间悠然南归,青蓝的高空雁鸣声声,它们锐叫着呼喊着变换着优美的队形。远方的村庄传来一阵又一阵剧烈的鞭炮声。前方的桥头有轰隆隆的车辆驶过,随之扬起一股过渡时代的黄尘。

  刘灿站在小饭馆门口,新剃的明亮的光头跟天上的大太阳交相辉映。一挂饭馆的标志——迎风旋转的红笊篱,以飞舞的飘带抚爱着那颗包容苦难、饱含豁达因子的头颅。

  他笑着望我。

  我笑着看他。

  红笊篱拂动着照耀着我们的友谊。世俗的礼节省略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安静的小雅间里独摆一张圆桌。落座之前,他帮我将上衣挂在墙角的衣架上。他知道我不抽烟,便问我:

  “喝什么茶?”

  我说:“重阳佳节,加点情趣,莫非还有菊花茶?”

  他说:“你说呢?”

  说话间,他女儿红霞真就端来一只深红色的茶壶。壶口上荡漾着琥珀色的菊花,将红霞的脸面映衬得分外妩媚。

  此情此景,让我赞叹不已。

  刘灿一边倒茶一边得意地笑道:“这才是序幕,好戏还在后头哩!”见我不动声色,他又道:“去年九月九,在你家喝过一壶菊花酒,你就不想问一问,我临走时醉麻呼噜揪去你十八朵黄菊花究竟做了甚用?”

  我预测这里边打下了一个美丽的埋伏,便以静制动继续沉默,继续望着他微笑。我要用并不动人的笑容迎接他诡谲的答案。

  他终于憋不住了,朝灶房里喊:“红霞,菜炒好了没?”

  “马上。”

  随着红霞的应答,刘灿进了另一间房。他抱出了一只精美而黝黑的小酒坛,颤巍巍放在我面前的圆桌上,并一层一层剥开糊着的油麻纸。油纸剥完,露出碗大的坛口,口上塞着红绸裹紧的盖子。他说你打开。我站了起来,乜斜着他那光头之下略显神秘的微笑,用力拔开了那个紧紧的塞口。随之,一股清幽幽的酒香扑散出来,一刹那弥漫整间屋子,我那十八朵芬芳饱满献身一年光阴的黄菊花呀!它们近乎透明地浸泡在琼浆般的酒液里醉得东倒西歪,不思故里了。面对着这坛惊世好酒,我已不饮自醉!它已奇妙地赶走了我一年的疲劳,奇妙地清洗了我淤积心头的污秽!

  刘灿手持一把黄铜酒勺立在一边,他知道这坛菊花美酒已经将我迷醉,便不无自豪地说:“这是秘方:我用十斤上等的黄酒,半斤经霜的枸杞,十八朵九九重阳的极品菊花,经过整整一年泡制,不多一日不少一天,成就了这坛美酒。这酒养肝明目、补肾益精还不上火。但是……好酒也得好人喝呀!《上甘岭》电影里那首什么歌是咋唱的?……哎哎,红霞,你给爸想一想。”

  红霞端上一盘小炒牛肉,一盘羊蹄筋,一盘小葱拌豆腐,一盘盐煮花生米。她边摆菜边笑道:“哎呀,老爸——朋友来了有好酒……

  “对对,朋友来了有好酒!朋友来了有好酒啊!”

  “看我爸,还没喝上哩,倒像醉了,见到我郭叔都高兴得忘了东南西北了。”

  说着他便执勺舀酒,透明的杯子里溅起明黄色的酒花。我们劝红霞同坐,那闺女不坐,要去招待外面的客人。我们二人便伴着酒香肉味把盏对酌。

  知己对饮,少了虚假;性情中人,任由酒神点拨。这时候时光也醉了,时光也像去年的菊花一般被泡进酒里了。这回味无穷的菊花酒啊,可真惹馋呢!在清脆的碰杯声里,菜没吃多少,酒喝了无数杯,不知不觉连一下午的大好时光都喝进肚子里了。这时的我俩脸也红了,话也多了。慢慢地菊花美酒也喝出了苦味。刘灿突然长叹一声道:“苦啊……”

  我说:“美酒佳节,哪来的苦呀?”

  这时,他突然饱含了两眼泪花,沉重地念叨:“过往的日子,过往的心情……”

  “咋?你这豁达之人也多愁善感呀?喝了点酒想起老伴了?”

  “不,不,我是说活着的人哪!亲骨肉也一样,都有人的一面,鬼的一面……比如我那儿子儿媳……叫人寒心哪!”

  红霞来到面前。“爸,别说了,现在人家不是对你挺好了吗?”

  “不说,不说。爸知道家丑不可外扬。我对外面不是从来没露过吗?可我跟你郭叔是交心的朋友,今天坐在一起,又喝了点酒,勾起来了,随便说几句又咋啦!我这不是感谢国家嘛,他们的转变和国家同步,是党和国家的医疗养老政策为我解开了这个仇疙瘩呀!”

  我说:”这样说也对。类似情况何止一家?就我住的那个村庄来说,那些老叔老婶老哥老嫂老姐姐们,谁家没一本难念的经呀?他们的家庭矛盾好像都在这个重阳节的前后化解了。还不是与国策国运相关吗?国家承担了医疗和养老,给儿女减轻了负担,家庭和社会自然就和谐了。”

  这时刘灿看着我笑了。他说:“你不是说我的名字缺了一半不会圆满吗?这下国家替我补上了,你可以背地里叫我刘灿烂了。”

  我俩一起大笑。笑着,我站了起来,我提议到此为止。我提议菊花美酒年年喝,年年相约重阳节。

  刘灿恋恋不舍,可还是顺从了我的意愿。他手把铜勺斟满三个酒杯,又把女儿叫到面前说:“再好的酒席也有一散,我建议端起酒杯每人说一句最想说的话,咱碰杯散场。红霞是晚辈,由红霞先说。”

  红霞说:“为了永远的好心情。”

  刘灿说:“为了永远的重阳节。”

  我说:“为了永远的菊花美酒。”

  三人齐声呼叫:“干杯!”清脆悦耳的撞击声伴奏着菊花美酒沁入心脾。

  这时晚霞染红了临街的窗户。

(据《河套文学》2012·3)

 
 
 
版权所有: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联系电话:0478-8655786 Email:bynrswl@126.com 地址:巴彦淖尔市临河区西区写字楼7楼
技术支持:巴彦淖尔市政府网络信息管理中心 联系电话:0478-8655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