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彦淖尔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您当前的位置:
 
倾听时间(组诗)
巴彦淖尔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http://wl.bynr.gov.cn/ 2021-12-17
 
 
■老 明

遗址

有人说是秦朝的
有人说是汉朝的
有人说是唐宋的

历史太久了
遗址的残缺处
堆积着厚厚的尘土
没有谁能找出
这一粒是秦汉的
那一粒是唐宋的
过往的风
总会带走一些尘土

让人们闻闻
无论是哪个朝代的
尘土,泥土的味道
是一样的

口哨

娘肚子里
带来的乐器
能用一辈子

有时候
吹给别人听
大部分时间
吹给自己听

疲倦的时候
吹几声解乏
孤独的时候
吹几声解闷

一辈子吹不烦
也吹不腻
不吹的时候
就交给舌头保管


这边是山
那边也是山
山沟里流水
也流沙石

所有的弯道
走到这里
都直了

手术刀

手术刀的任务
就是把病人身上
多余或坏了的
东西,拿去

而现在,要手术刀
把一双单眼皮
变为一双双眼皮
手术刀犹豫了

对一个健康的人下手
刀刃上的锋芒
瞬间暗了下去

在放射科

一根骨头无意间
暴露了自己的行踪
曾经受过的伤
现在终于说了出来

忘记是因为
有些痛需要埋在心里
骨里有钙,钙里
储存着沉默与忍耐

脚一旦迈出,路上
就会留下踪迹

一个人走路

一个人走路
有时孤单
有时不孤单

孤单的时候
心里空落落的
不孤单的时候
心里住着一个敌人

时间

时间是最好的
大夫,它可以治疗
各种各样的病

只是你不要走得
太远,不然它喊你的
名字,你听不见

它揣着一把尺子
更多的时候
右手握着
一把手术刀

你身上多余的
东西,它会给你
一一清理

在公园里

在公园里,飞着
那么多的鸟,我
只认识一种,耳边
那么多的鸟声
我只能听出一种

那么多好看的鸟
飞走了
那么多好听的鸟声
消失了

现在只剩下麻雀了
这个灰头土脑的小东西
是这树上最结实的树叶
任西伯利亚的寒风
怎么吹,也吹不落

筷子

筷子,是结对到我家的
为了配合默契,常常
彼此敲打着对方

它们也不时地
敲打着
我手中的饭碗

喝彩

有时是一声
有时是半声
有时没有声音

听到的和
听不到的
一样让人心动

二胡

两根弦
一根在吵
一根在闹

弓弦如刀
横在中间
不论是触到谁
都在隐隐地痛

把痛说出来
日子便和谐了

天地间

天地间,万物
可顺其自然地长
可人不行,一出生
就被圈进一种模式

但头顶天,脚踩地
这个姿势多少年了
一直没变

春天的心情

春天偶尔也冷,没关系
我给她披上一件风衣
8路车行驶缓慢
拉着一车牢骚

上上下下的人
络绎不绝,在这个城市
我们已经习惯了拥堵
就像习惯了眼前的春天

天气时冷时热,仿佛
春天的路上装着一个阀门
过往的行人
心情好时拧一下
心情不好时也拧一下

 

 
   
   
 

版权所有: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蒙ICP备20001727号
联系电话:0478-8655365 Email:bynrswl@126.com
地址: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市生态环境局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