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彦淖尔文联网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文艺协会 基层文联 文联报刊 作品展示 名家风范 河套文化 通知公告  
 
  赵久青二人台小戏《送毛衣》  
发布日期:2010-12-30  
 

时间 当今,秋日。
地点 河套某农村。
人物 虎旦——男,30岁,农民。
   银兰——女,28岁,(虎旦妻)
   [幕启:农村路上。路边一排排整齐的砖瓦房掩映在碧叶红花之间。
   [银兰提着包,匆匆走上。
银兰 (唱)风和日丽好天气,
     喜鹊子叽叽喳喳叫不息。
     银兰我禁不住心里乐,
     去镇里找他送毛衣。
     这件事我那口子不知底,
     对他说要等到生米成粥才可以。
    (银兰高兴地下,虎旦急忙追上)
虎旦 (呼喊)银兰!银兰--
   (唱)一脚高来一脚低,
     虎旦我又急又气去追妻。
     追上银兰问仔细,
     她为啥给我打哑谜?
  哎,这一段时间,她和那个刘刚嘀嘀咕咕,眉来眼去,嬉皮笑脸,我看这是皮裤套棉裤一定有缘故!我怎么能不怀疑呀!我得赶紧追去!(虎旦追下,银兰复上)
银兰 (唱)走过东村到渠西,
     心里头高兴走得急。
虎旦 (追上急呼)银兰——
银兰 哟,你不是在家等车卖菜么?
虎旦 (唱)卖菜的事儿且不提,
     你今天到底去哪里?
银兰 我不是早说了,回娘家看我爹呀。
虎旦 哼!不要给我鬼卖牌,再绕弯弯了--
   (唱)你爹刚把电话通,
     出门到外在赤峰。
     说你爹在家生了病,
     分明是捣鬼把我蒙。
银兰 (旁白)坏了,怕他知道,随便编了句假
   话,这下可露底了!(稍思对虎旦)哎哟,
   哈哈,虎旦!我刚才是跟你闹着玩儿了,
   我是去——
虎旦 去哪里?
银兰 去……去镇里头呀。
虎旦 去镇里?嘿嘿,找刘刚--刘技术员了哇?
银兰 (吃惊地旁白)啊呀!他怎么知道了?莫
    非那事走了风……(稍思)唉,会不
    会,他这是吓唬我了?
   (亲昵地摇晃虎旦的胳膊。)虎旦——
    (唱)这两年咱们种植大棚发了家,
      多亏刘刚进村一手抓。
      科学种田作指导,
      整天介跟咱泥里进来水里爬。
      不讲报酬不摆架,
      村里人谁都说好谁都夸。
      听说他学习去山东,
      到镇里表示谢意送送他。
虎旦 (旁白)送送他?你听这活多热乎!说心
   里话,这两年种大棚,道是多亏了农技
   站那个刘刚技术员的帮助。不过话又说
   回来了,他要是勾搭我老婆,让我当泥
   头,这可就不太够哥们儿的意思了!(对
   银兰)你说的是真话?
银兰 真的!
虎旦 不假?
银兰 不假!
虎旦 那好,既然这样,你就回家等车卖菜哇,
   我好去送他哇。
银兰 我去送!
虎旦 我去送!
银兰 唉,我去,非我去不行!
虎旦 那为甚?
银兰 (故意的)女人家的事,你最好少问!
虎旦 (旁白)少问?她是我老婆,背着我去找
   刘技术员,还不叫我问……
银兰 (偷笑,旁白)他已经生了疑,千万不能
   再露底!
虎旦 你到底要干甚去了?
银兰 恩——其实也没有甚事。
   (唱)去找他为引进新品种,
   听他说良种菜能增收好几成。
虎旦 (唱)抓信息换品种我比你懂,
     女人家这些事须靠男人。
银兰 可是——
   (唱)今天城里来拉菜,
     过秤装车你比我更能行。
虎旦 哼!
   (唱)去镇里为啥说你爹有病?
     正经事就不该虚报假情。
银兰 我找他……
虎旦 说呀!
银兰 (唱)我找他还因为黄瓜生了病,
     问一问用啥药才能杀虫。
虎旦 (唱)这点事更不必兴师动众,
     打一个电话就能问清。
银兰 (唱)我找他想了解网上行情,
     瞄准市场这才是发财窍门。
虎旦 (唱)咱家里书报信息好几种,
     舍近求远麻烦圪捣理不通。
银兰 嗯——这……
虎旦 说哇!甚事了,遮遮掩掩不敢挑明?
银兰 咳,这事哇,一两句话真还说不清楚
   ……你先回去卖菜,等我回去再说,啊!
   (欲走)
虎旦 不行,今天你非得把话挑明!(抓住银兰
   夺包)
银兰 啊呀,你今儿是咋啦?(夺包)
虎旦 哼!那你今儿是咋啦?(又夺包)
银兰 天不早啦,我求求你,快把包给我!
虎旦 没门儿,你想的美!
  [银兰夺包,虎旦不给,二人争夺,包里的毛衣落在地上]
虎旦 (拾起毛衣)毛衣?还是新打的了!原来
   你是给那小子送毛衣?
银兰 送毛衣又咋啦?
虎旦 (对观众)大家伙儿说说,表谢意哪有瞒
   着丈夫偷偷送毛衣的?分明是混热了,
   亲的不行,专门去圪纒的加深感情呀
   ……(恼怒地对银兰)王银兰!都到了这
   一步了,你就竹筒子道豆子——直说哇!
银兰 (旁白)他打烂砂锅纹(问)到底,再瞒真
   是不容易,咳,纸里包不住火火,那我干
   脆给他说了哇……(苦思)唉,别慌,一
   下说明怕他不同意,我还是绕着弯弯慢
   慢提哇。(对虎旦)虎旦!你这个倔劲
   儿——
   (唱)现如今农村种地变新套,
     退耕种草还林成时髦。
     大棚菜村村都有不算少,
     相互间明争暗赛成热潮。
     要想在市场竞争去夺标,
     懂科学抓信息还得会经销。
     那刘刚技术过硬人品好,
     远近闻名百里难挑。
     谁要想致富路上不摔跤,
     能与他结亲靠近眼力高。
虎旦 (旁白)吵锅炒蒜,这回才算戳穿了!
银兰 (唱)我看中的人啊保准错不了,
     论文化论技术样样把你超。
      旧思想老习惯早该除掉,
      但等得喜盈门彩灯高照。
    (挟白)虎旦呀,虎旦!你消消气,压压
    火,眼光放远,胸怀宽阔别计较……
虎旦 (气急败坏地)好!既然这样!你放心,
    我,我虎旦也是有是有骨气的男子
    汉!决不阻拦!
银兰 真的?
虎旦 真的!
银兰 这么说,你早就猜到了?
虎旦 猜到了,话都挑明了,这还不是秃子头
   上的虱子——明白的吗。我还能猜不
   到?况且我早也看出来了……
银兰 谢天谢地,我还真怕你这个倔劲儿死活
   不同意了。
虎旦 (狠狠地抓住银兰)王银兰,真是知人知
   面不知心啊!没想到你,你……
   (唱)只说是你心地善良人稳重,
     难料想种大棚种出私情变了心。
     逼得我怒火满腔难压定!
   (挟白)走!
银兰 去哪?
虎旦 (接唱)去镇里快离婚咱各奔西东。
银兰 (摸不清头脑)甚!离婚?离甚婚了?
虎旦 啊!你明知故问,你刚才说的甚?
银兰 不只我说,道是你妹子早看上刘技术员
   了。
虎旦 什么?我妹子秀娟,她跟刘刚……
银兰 那你当是谁?
虎旦 (旁白)咦--这可是裤裆里放屁,两岔
   (杈)子了!
   (不好意思地对银兰赔笑)我,我还以为
   你和那个刘技术员,嘿嘿,那么个了……
银兰 (旁白)说了半天,他是怀疑我跟刘技术
   员——那么个了……(猛点虎旦脑袋)
   唉,你这个小气鬼,醋坛子,猜想到那去
   了?
虎旦 那……你咋给他送毛衣呀?
银兰 嗨,这是你妹子秀娟打好的,昨天夜里,
   秀娟从西安发来短信,说刘刚今天要去
   山东学习,叫我把她柜子里打好的毛
   衣,给刘刚一定送去!
虎旦 啊!她俩咋就掛上了?
银兰 去年秀娟在家里度暑假,刘技术员隔三
   差五来帮助咱指导技术,我看她俩志趣
   相投,有那么个意思,我也就顺水推
   舟——同意了、虎旦  啊呀,这么大的
   事,咋就瞒藏着我呀?
银兰 瞒你?你不是非叫秀娟大学毕了业,留
   在西安,更不准她回当地农村找对象
   么。
虎旦 我,我……
银兰 先说好,她俩这事已经板上钉钉,你同
   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再说现
   在都到甚年代了,当哥的咋能管的那么
   宽。
虎旦 你咋知道我不同意?
银兰 那你同意了?
虎旦 唉,这些时候我也想开了——电视上天
   天报道,现在的大学生思想开朗的很,
   有的铁饭碗人家还不想端了甚至要专
   门回农村当村官搞建设……况且下一
   步我还想搞一个大型无公害绿色蔬菜
   基地,秀娟正好学的是农业到时候还真
   离不开她了。再说刘刚那小伙子,也确
   实不赖,他俩婚事要是成了……嘿
   嘿——(没趣地挠头憨笑)这才是纳鞋
   不用锥子……
银兰 咋了?
虎旦 针(真)好啊!
银兰 咦——要是早知道你能同意,我何必一
   直保密瞒着你,哪有今天这出误会戏。
虎旦 对呀,你要是早点说了,我哪能会生这
   么大的气。
银兰 哼!你生气!我才生气了,为了你妹子的
   婚事,我跑前跑后,瞒瞒藏藏,图了个
   甚?还落个不正经的罪名……呸!你这
   个死虎旦,刚才我受这冤枉气?这 事咱
   俩没个完!妈呀——(扭过脸放声假哭)
虎旦 (旁白)坏了,这可是拉下糊糊了,老婆
   又摆起谱了?
   (赔笑地对银兰)银兰!我狗咬吕洞宾,
   不识好赖人,是我错怪了你,啊!别哭
   了!(银兰仍不理睬,假哭不止。虎旦掏
   出手帕欲给银兰擦泪,被银兰推开)
银兰 哼!说得轻巧,就那么一句话就拉倒了!
虎旦 那,那你说咋办?
银兰 咋办?你低下头,弯着腰,响响亮亮学上
   三声小狗叫!咱就算拉倒。(扭过头捂嘴
   偷笑)
虎旦 (抓耳挠腮)嘿嘿,这该咋叫呢?
银兰 咋叫?你就哇哇哇,汪汪汪地叫么……
虎旦 (无奈地)嘿嘿,这,这不太合适哇?
银兰 那好,不合适拉倒,反正你妹子的事,这
   毛衣你送去哇,我可不管了!(佯下)
虎旦 (忙拦)哎,哎——银兰,银兰!我认错还
   不行?
银兰 说话算数?那你就按既定处罚办哇!
虎旦 这——(寻思着对策)唉,银兰,你看,那
   是谁来了!(银兰扭身去看,虎旦趁机亲
   昵的抱起银兰,逗笑着旋转起来)
银兰 (呼喊着捶打虎旦)咦——骗人,骗人,
   你这个滑头鬼,放下我——(虎旦手机
   突然想起,无奈地放下银兰通话)
虎旦 喂,是我……什么?你们明天来拉菜?
   好!再见,再见!(对银兰)走吧,咱俩一
   块儿去镇里哇!
银兰 (故意逗趣)咋!跟我离婚呀?
虎旦 哈哈,想的美……我亲爱的兰兰,我是
   一步也舍不得离开你呀!(挑逗地拉银
   兰的衣襟)
银兰 那你去干甚?
虎旦 (不好意思地挠头)嘿嘿嘿,替我妹妹送
   毛衣——
银兰 哈哈,走就走,你当哥哥还能迈出这一
   步,我当嫂子的更没问题!走——(俩人
   携手走圆场)
   (合唱)矛盾误会已解开,
      夫妻二人喜心怀。
      新事新办新时代,
      放开眼界看未来。
    (在欢快的音乐声中俩人走下)

 
 
 
版权所有: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联系电话:0478-8655786 Email:bynrswl@126.com 地址:巴彦淖尔市临河区西区写字楼7楼
技术支持:巴彦淖尔市政府网络信息管理中心 联系电话:0478-8655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