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彦淖尔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您当前的位置:
 
对形式主义书法和拜金主义书风的分析批判
巴彦淖尔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http://wl.bynr.gov.cn/ 2021-01-05
 
 

□金 钧

 

  一、对形式主义书法的分析
  学者刘涛认为:书法是形的艺术。刘涛先生在其《字里书外》一书中写道:“书法毕竟是‘形’的艺术,与绘画也许有许多相似之处。较于绘画,书法的‘形’是无实的可名的‘象’,其表现的本源或精髓,在于互相引发,投射和凭‘空’维持的‘势’……书法艺术的博大,最终不在表象的形式,而是借‘象’而现势能,旋律,神采,气韵,意境。从这个角度审视,书法的大美更接近音乐。”刘涛先生的研究表明,书法外在的形式需要有内在的丰富的蕴涵作支撑,否则,书法只会徒有其形。书法艺术被誉为“无言的诗,无形的舞,无图的画,无声的乐。”这是对书法艺术极为综合的积极评价。
  具体的书法文本总是形式和内容的统一。书法文本或书法作品,作为实体性的艺术存在,它的形式和内容所表现出的汉字审美特征,是书法艺术区别于其他艺术形式的本质要素之一。换句话说,书法的形式和内容是以汉字及汉字文化为表现对象的特定艺术,书法一旦离开汉字及汉字文化的营造力,书法将失去其本质特征,会变成另类艺术。事物的形式要素一旦失去与其相应的内容要素的充实,事物将变得空洞无物,难以立足。事实上书法的存在形式依存于汉字文化的存在形式,汉字文化是中华文化的根性文化,由汉字汉语体系所展现出的中华文化,不仅有着五千年连续不断的文化根脉,其独特的人文色彩和意蕴,以及独特的审美意象表达,成为世界民族语言文字体系中的佼佼者,汉字书法正是受益于汉字文化的博大精深而成就自身的辉煌。
  什么是形式主义书法,笔者尚无法定义,仅从形式主义书法展现出的显著特征看,主要表现为:创作理念上主张形式至上,技法至上,视觉冲击至上。创作过程中只注重造型与模仿,视古意为奇特,将技法表现为夸张和炫耀,无视书写的内容,认为写什么并不重要,关键是怎样去写。从作品本身看,展厅意识明确,追求“高大时尚”,作品形式华丽,风格独特,看似匠心独运,实则只有外观。形式主义书法丢失的是对汉字文化的崇尚精神,丢掉的是文人气质和学养,至于对书法艺术的情感意蕴的审美表达,更是无从谈起。试想,当书法作者一味想着让自己的作品在展厅中能夺取人们的目光,在众多的参展作品中能鹤立鸡群时,他的创作目的和审美意象,已经有了很大的扭曲,已经背离了“道法自然”的书法本性,其书法的追求还能称之为是“书乃心画”吗?
  形式主义书法所强化的视觉感验:主张采用抽象的线性分割法,力图在视觉空间上超越汉字的形体约束,达到绘画效果。在审美意象上着力凸显书法技法的表现力,不惜以新、奇、丑、怪、乱的图像式形式,以博取人的眼球。形式主义书法的内涵给人以空洞、虚无、荒疏之感,强调所谓的个性化生存体验,不惜以超验的形式满足艺术夸张的精神追求,这种脱离汉字审美意象之本的形式主义造作,主观上具有臆造、哗众取宠、急功近利、浮躁浅薄等意愿。
  形式主义书法存在的现实土壤。笔者认为,新的历史时期以来盛行不断的书法展厅评奖机制,是促成形式主义书法盛行的重要因素之一。书法乃国粹,几千年的存在和生态环境,绝不是靠展厅形式做支撑。历史上的书法生态环境与中华文化的生态环境,具有高度的契合性和融合性,书法除了文字文书信息的承载和传播功能之外,书法更多地是以汉字艺术审美传播的方式,展现和满足文化精英阶层的精神交流之需求。古代书法家多为文人雅士,他们的书函信札,诗词文赋在不经意间,成为传世的经典书法作品,古人研习修炼书法并非单一性地朝着功利方向,正心,散怀,令意在笔先,追求“锥画沙”和“屋漏痕”,是书法家审美追求与人格追求的境界之一,以书会友,传播汉字文化的正能量,则是书法家表达自我情怀和人格力量的基本立场。历史地看,书法具有正人正心之力量,书法在守护中华文化的精神家园。
  形式主义书法最有可能成为书法竞技场上的“宠物”。凭笔者浅显的书法知识看,未曾见识过历史上的书法大家有谁在书法竞技场上夺得名次或拿过书法大奖,未曾听说王羲之参加过书法大奖赛,也未听说颜真卿在书法评比中获得第一或第二之类的名次与褒奖。即便是历史上的书论家,对书法的评价更多地体现在对书法的“道”与“法”形而上的研究和认知上,即在探求书法的道和器之间的关系。古人的书法论著观点诸多,言论丰富,但古人对于法书艺术的评价中并没有给出一致性的评判标准。当下的书法评奖机制,不仅有标准,而且能精细化为多个等级序列,这一点已超乎人的想象。
  事实上书法大奖赛给出的确切的评价标准,充斥着功利化、机械化的形式主义书法评价导向。所谓标准,当以科学和实证为基础,技能化、实用性、效率优先原则等,都是有可能成为实现标准化管理的对象和目标。但是对于书法艺术而言,作为一种独特的汉字审美艺术表达对象,其审美个性和差异性表现着不同的生命情态,艺术的功底代表着不同的取法和文化底蕴,谁有资格能够制定出一套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评比标准,对不同的书法艺术作品进行等级评判,值得质疑。这里明显存在着悖论:艺术不同于科学技术,实证意味着可以重复,但王羲之却写不出第二份同样的《兰亭序》。
  陈智先生在《看前程——展览书法四十年和展望》一文中总结到:“展厅书法成了当代笔墨环境的大秀场,催生了不同时期阶段性的‘流行书风’现象,与传统意义上的书法审美若即若离。流行书风顾名思义,就是当代展厅文化与选拔机制形成的一种阶段性书法风格,其有着非常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取法丰富,篇幅宏大,技法纯熟,制作精良,这种创作导向一度使展览落入程式化的窠臼,书写者为了博取评委的眼球,力求在技法表现和形式装饰中的无过错,削弱了对个人性情的陶冶和涵养,这样的结果最终导致书法走向单纯的技法炫耀而不再拥有本体应有的文化内核,传统书法的‘游于艺’变成了当代书法的‘炫于技’,这一变化还同时导致了当代书法创作与理论研究的二律背反,创作者和理论家相互隔膜,各自说话,学术研究对当代书法展览的指导性作用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展览的导向和选拔机制,让技术性书写成为书法明星的摇篮,当代书家少有的国学基础和展厅成功,使学养、性情、品格等传统书法审美标准逐步弱化。”陈智先生对展览体书法的反思,揭示出的信息表明,书法展览和选拔机制,在促进全国书法热浪高歌猛进的同时,也偏向性地将书法创作活动导向炫耀技法的大秀场和名利场,书法展厅已成为书法明星争相竞技的乐园。
  笔者以为,对于国内盛行的书法展厅选拔机制与形式主义书法之间的联系,还应该作进一步的分析。书法展览如果仅作为书法作品展示、交流、审美欣赏、文化传播、研讨、学习的平台,发挥其本身特有的文化媒介和文化园地功能,并无过错。试想,城市的社区文化设施中如果增添了民间的书法展厅及展览等活动场所,相当于增加了社区高雅文化艺术的气息与传播途径,书法或书画展示活动,如果以公益活动方式进入百姓的生活空间,艺术创作的真实目的就能更好地实现。
  展厅书法问题的根源主要出自竞赛机制和评奖机制的设置上。将一种原本无争无欲求的高雅文化艺术创作,当作为竞技场上的等下品;将一项内涵丰富,表现含蓄,极具生命才情的艺术交流活动,变成了贪图名利的竞技竞赛活动,这种体制性的运作,本身即具有好大喜功的官场习性。在此基础上,无论竞赛的规则怎样制定,事实上已经背离了书法艺术存在的本质属性,即书法艺术不单纯是为了获奖而展示。人类社会生活中存在的诸多艺术活动和艺术品,其目的在于揭示和展示人类的情感世界和精神世界,其功能在于丰富和提升人的精神品质,却不是为了竞赛而存在。但凡是有思想,有内涵,既严肃又超然的艺术作品,并不适合用来开展竞赛活动,比如纯文学、纯绘画、纯音乐等,人类历史上那些优秀的文学、绘画、音乐、书法作品,只能是人类智慧和心灵的艺术结晶,却不会是迎合竞赛的造作之物。适合竞赛评奖的东西谈不上是真正的艺术。将书法艺术活动引向竞赛评奖擂台的做法和机制,其背后的功利目的和拜金主义意图,明显受到市场经济效率观和利益观的影响。
  二、形式主义书法是对审美意识的扭曲
  1.以主观唯心主义审美理念作指导
  当代书法理论家邱振中在其所著的《神剧何处》中写道:“书法已经是高度形式化的艺术,‘形式、色彩、质地、自然界可视形象中的一切可能舍弃的,都被舍弃了’,只用线条(以及与线条有关的一切)来表现人类的内心生活。形式化是一个无限延续的过程,人们总可能站在更概括、更抽象、因而更高一阶的层次上来审察已有的全部现象……例如,我们不把书法作品看作由汉字组成,而是看作由时间中展开的线条分割的,充满感情色彩的空间所组成,我们立刻便会有许多新发现……一位书法家便是一位驾驭线条运动和空间连续分割的专家,对线条质感运动节奏,空间分割的想象力成为才能的主要标志。”笔者以为,邱振中先生倡导的“线性运动加空间连续分割”的书法理论,近似于是形式主义书法的宣言。
  书法作品所展示的二维平面空间,看到线条在运动并形成黑白连续分割,这是极其浅显的视觉感受,书法的审美意识构建如果只停留在这种浅在的图示性感受之上,书法的审美情感和意蕴表达即可以忽略不计,这样书法只剩下了形式化的元素。美国的美学家贝尔认为:“艺术是有意味的形式。”人们在审视和欣赏书法作品时,总是希望看到书法形式表象背后的内在的意味,即是说,审美意识是多维的,既有感性直觉,也有理性的思辨性存在。形式主义书法理论往往单一性地片面地强调审美直觉,或只强调视觉思维的满足感,将原本有机统一的理性思维和感性思维人为地割裂开来,不惜于将弱智和疯狂的大脑当成是艺术思维的源泉。形式主义书法者紧紧抓住书法的线条质量和空间的奇幻式分割感觉,主张将汉字的意象结构和形式演化为夸张的形式构造,却无所顾及书法对象本身的审美意象和境界。应该看到,汉字的形式本身即是有意味的形式,古人造字时具有的“观物取象”“立象尽意”的意象性符号化的思维创制,为汉字的审美意象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书法只能将汉字的审美意象表现得更美。相反,若书法背离了汉字审美意象这一客观基础,等于是背离了书法审美内在的约定性,进而会产生主观臆造。
  书法是纯粹抽象的艺术吗?笔者不这样认为。认识论意义上的抽象是指理念化本身,是理性思维针对现象世界的形而上的概括和综合,是对事物的概念化和思辨性认识的结晶。汉字本身在表意功能上具有一定的抽象性。但书法艺术作品作为实体性的存在,是现象与本质,形式与内容的有机统一体,其具象性的审美表达占据主导性地位。一幅书法作品写了四个字“宁静致远”,字体可以是真草隶篆,书法的技法和表现形式可以个性化呈现,但这幅书法作品无论从哪种视角去审视,“宁静致远”的字体和字态都是具体而确定的,能够品味到的意境和联想也是有界限的。“宁静致远”表达的是人的心境和志向,它的抽象性只是隐在性地体现在汉字结体和线性表达过程,但作品的语境和形式都具体地呈现着。书法史上的经典作品,如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季明文稿》,其文本都在具体呈现,人们看到的笔法、字法、章法、墨法等,都是具体的,也是可感可思的,对这些书法艺术作品进行抽象性分析,更多的是理性总结和观念性的把握,但这丝毫不影响作品感人的形象化表达和具象性存在。
  对于书法现象和本质,形式和内容,具体和抽象等思维范畴的探讨,在中国古典智慧中已经有了高度的思辨性阐释。《周易》中就有“形而上之谓道,形而下之谓器”。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中气以为和。”庄子认为:“技进乎道。”孔子曰:“朝闻道,夕可死矣。”清代易学家王船山则明确指出:“道不离器,器不离道,相涵相存,道以运器,以为器之体,器以载道,以为道之用。”对于书法来说,书法的本质和内容是对立统一体,相当于书法之“道”和“法”的合一体现。书法的抽象本质从来不会脱离书法的具体意象而存在,也就是“道法不分离”。片面地将书法说成是“抽象的艺术”,明显是一种人为的思维割裂性的说法。将书法视作是抽象的艺术,会让人想到美国纽约抽象表现主义画家杰克逊·波络克的抽象画作,波络克的画作,画面上只有淋洒的线条和线条的堆积,表现性在于留给人更多的想象空间,内容实际上空洞无物。还有电视上看到的动物园大象画作的场景,大象用鼻子卷了画笔,在画板上随意地画线,线条的无序性和对画面空间的随机分割,几乎超越了人的技能,因为大象的画毫无内容,所以格外的抽象。
  2.功利化的书法评奖机制,促进了形式主义书风
  书法艺术内在的审美特性,在于它的超然性,即只有超越世俗的功利性价值目标,才有可能使书法艺术上升到更高的精神境界。荀子认为,人的精神应该“虚一而静”,方能专心致志地从事学习和创作。黑格尔认为:“审美带有令人解放的性质。”
  书法艺术的超然性,古代的书法家说得很清楚。东汉时期的书法家和书法理论家蔡邕,在其所著《笔论》中指出:“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姿性,然后书之。若迫于事,虽中山兔毫不能佳也。”宋代的黄庭坚在论书法时说过一段深有意味的话:“老夫书法,本无法也,但观世间万缘,如蚊蚋聚散,未尝一事横于胸中,故不择笔墨,遇纸则书,纸尽责已,亦不较工拙与人品藻讥弹。”古人所言,道出了书法创作意识具有的超然物外的心灵自由,是一种远离世俗名利,内心清澈,精神无碍,自在挥洒的生命情态。热爱书法者大概是以能够体验到书法创作和审美时的自由豪迈感为快乐。书法人生的高峰体验,在于为书法艺术所崇尚的汉字文化精神境界所陶醉,对于书法的创作和表达,只有沉醉于超然,审美意识的调动和挖掘才有可能畅快。
  当代书法展厅的竞赛评奖励机制,名利和功利思想贯穿于始终。参选即是为了获得名次和奖励,获得大奖和名次之后,即能带来更大更多的名分和利益。书法者的名分不仅成为社会地位的象征,而且与官本位挂钩,变得显赫而有权威。在书法秀场上,名分越大,地位越高,书法作品人为的含金量也标升得越高。书法的竞赛评奖机制,几乎是资本在运作,热衷参赛者不知不觉间已沦为拜金主义者,其心灵之锈化已难以触及书法艺术超然的精神品质。相反,主张以形式主义的喧嚣和刻意造作式的书风登场亮相,才能引人瞩目,名噪一时。市场经济条件下,书法家似乎已难耐寂寞,想当明星,想成为明星的心态早已成为被扭曲了的书法审美意识,在普遍的急功近利思想的诱导下,只好选择以形式主义书风来图示天下。当代书法精神之异化,已经变成“器具”性的奴仆,书法早已不再是“载道”之形体,以书法获得市场价值,被视为理所当然的归属。
  商品经济时代,艺术品市场化有其存在的空间。但金钱作为一般等价物,对艺术品进行的估值和衡量,遵循的是价值规律和供求关系,并非艺术规律。书法艺术品进入拍卖市场,往往是物以稀为贵,是市场对稀缺资源的认可。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真正有价值的书法作品,其本身的稀缺性恰恰体现为书法家对汉字崇高之美的艺术境界的不懈追求。换句话说,越是天才式的书法艺术作品,越是稀缺的汉字文化精神产品,越具有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相反,那种精致化、形式化、标准化、复制化的书法作品,颇能顺应市场的需求,并能获得市场的价值,但此类作品充其量只是文化商品,称不上是书法艺术作品。
  孔子有言:“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这句话应该综合起来理解。书法之道乃君子之道,游于书艺的前提是志于书道,据于书德,依于仁爱。热爱书法者应敬畏书法,崇尚汉字文化的博大精深,既厚古也厚今,正心正义地悉心研修书法,将书法艺术视为实现精神自由和生命才情放达的艺术对象,心鹜八极,神游万仞,乐在其中即可。如有心得,可与世人分享,志在领略书法艺术的崇高境界,探求书法艺术的真谛,而不是以书法去贪图名利。如此,才不会罔顾对书法的一片真心和爱心。

 

 
   
   
 

版权所有: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联系电话:0478-8655365 Email:bynrswl@126.com
地址: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市生态环境局9楼